5.0

2022-10-05发布: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原创锦鲤李雪琴,不做下一个池子

精彩内容:

文化估值高達30億的背後,卻是不斷的“水逆期”。前有核心員工池子火力全開曝光公司各種醜行,上演後浪反擊戰;後有“脫口秀冠軍”卡姆被拘,被無限期停止工作。加速成長的笑果文化正在失速。 鏡頭前的池子 招牌節目《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新一季反響都平平,其中,第四季《吐槽大會》豆瓣評分僅有6分,是該節目系列開播以來的最低記錄。兩個王牌節目甚至被觀衆诟病是兩個洗白明星、制造賺錢新人的節目。 2019年年底,笑果文化更是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列爲被執行人,執行標的301000。 李雪琴身上,有笑果想要的,密集好笑的“梗”、“燃”的場子、“炸”的演出效果。對笑果來說,能講段子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高情商來博取市場的好感,至少有了分歧,不會出現偏激的行爲。 卡姆是選手裏的異類,他從不克制表達自己贏的欲望,怼天怼地怼空氣;池子在面對商業社會時的桀骜不馴讓他看起來充滿了叛逆、不滿和憤怒。 笑果,是需要一個李雪琴的。 李誕從過去幾年的創業中學到的一件事情是,訓練一個散漫的人變得職業化是不現實的,只能去發現本來就比較職業化的人。即便是外人看來以靈感和個性支撐的創作者,也理應追求職業化。 李雪琴比池子更“職業化”。 大張偉對李雪琴的評價 就像大張偉說的,“她有那種真正喜劇那種特別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認,笑果把語言綜藝節目拉到了聚光燈下。 從憑借「今晚80脫口秀」站上東方衛視的節目舞台,告訴所有人中國也有自己的脫口秀後,李誕彙集起天下脫口秀人才,「吐槽大會」和「脫口秀大會」兩個節目幾乎壟斷了中國脫口秀市場。 如果說李誕是第一人的話,好像目前的國內脫口秀演員還沒有能夠夠到第二人的感覺。 笑果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的“催婚”壓力,她自信滿滿地說“都說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爸媽你們都結婚叁次了,就結婚這個事兒,我指定能學會。” 也許你會說,這人誰啊,莫名其妙紅了,我不喜歡。但她直率地告訴所有人,“你不喜歡我沒事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雪琴卻不一樣,她說雙胞胎總說自己臉大,“可他倆的臉加一塊都沒我大”。除此之外,她還大膽提出“我們得通過自己幽默和智慧,告訴大家,長成我們這樣就是美女”。 李雪琴與吳亦凡互動 有人說李雪琴是女版王建國,也有人說李雪琴或許是笑果的下一個池子。對于笑果來說,李雪琴很顯然是根“救命稻草”。 不可否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風,一年掙很多錢,所有人覺得以爲我爸做發電的,我是鐵嶺小公主,家裏全是小風車。” 有學曆光環的李雪琴,卻和普通人過著別無二致的生活。她上台講段子的樣子,像極了被家長逼迫著做題參賽結果入圍全國奧賽總決賽一臉痛苦的小孩。 學霸的工作上也會遭遇職場PUA,老板們喜歡畫餅,李誕也不例外。李誕說“李雪琴,天賦異禀”,李雪琴漂亮回應道,“你說我有啥天賦啊,我現在就有個餅。” 從催婚,到社交,再到職場,每一個成年人習以爲常的場景,在李雪琴的段子裏,都成了自嘲的段子。 但說完“喪喪的”段子之後,李雪琴總能給人一種,“我知道很無奈,但還是要積極面對”的感覺。 女性脫口秀演員總喜歡自嘲自己“不好看”,李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反正我也不喜歡你。” 就這句話,或許是很多人在現實中不敢說的。所以,即便是在舞台上聽李雪琴講笑話一樣講出來,也是很過瘾的。 成年人其實很難坦坦蕩蕩回應攻擊,也沒辦法直接用鋒利的方式回應惡意,總是瞻前顧後畏首畏尾,思前想後就覺得算了。大多數人會用沉默應對傷害的人,哪怕有些攻擊和傷害來得毫無道理。盡管清楚知道他們只想傷害你,沒有爲什麽,也沒辦法攻擊回去。 李雪琴告訴大家,沒錯,你可以不喜歡,而我也不需要你喜歡我。 鏡頭前的李雪琴,看起來“喪喪的” 觀衆質疑李雪琴“就你這樣怎麽上北大呢”,她反而遊刃有余地用自嘲回應,“就我這樣,我但凡正常一點,好看一點,我都上不去北大。” 到後面她甚至開始造梗,“北大不是我自己考上的,我爸花錢了。大家就好奇你爸是幹啥的,這麽有錢。我說我爸倒騰西北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文/葛煜 編輯/大風 李雪琴又讓笑果好笑了起來。 我們無法拒絕李雪琴式幽默,因爲她真的“太神經病”、“太好笑”了。身邊有平時不怎麽看脫口秀的人說,李雪琴長得也不好看,但“給人的感覺就比較舒服”。之前的池子也很紅,但路人就比較難圈粉,原因是池子身上的“痞氣”讓人“不那麽舒服”。 對笑果來說,李雪琴可能是下一個池子。但對李雪琴自己來說,又絕不會成爲下一個池子。 微博上,一段李雪琴講脫口秀的視頻下,排名第一的評論點贊是: 北大新聞系,紐約大學研究生,不要被她半死不活的樣子迷惑了,她是真的牛逼。 網友對李雪琴的評價 不能否認,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受教育的程度是會影響觀感的。現在的李雪琴,早已沒了剛登上舞台時的局促,更像是以高維在打低維。 李雪琴的多標簽化 網上許多人說,李雪琴是“喪喪的”,經常以自己爲例,然後毫不留情地自嘲。但給人的感覺又像是,看似在自嘲,卻又是大多數成年都會遇到的“窘境”。 聊到媽媽催婚,媽媽說自己老了,東西都搬不動了。李雪琴保證,明年就帶個男人回家,“結果,第二年,我媽結婚了。”她也毫不避諱父母的再婚,“我懷疑結婚是不是大自然給人類家庭的KPI,每個叁口之家,要完成兩次婚姻,孩子不爭氣,只能父母兩人分別再婚來完成了。 對于年輕人普遍面臨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